震川书院

   道光八年(1828年),陶澍受封江苏巡抚,进宫拜见宣宗(道光)皇帝。皇帝正在认真读《震川文集》,被文集中朴实情真的文章打动。帝对陶澍讲,你到江苏后,去访问一下归有光的后裔怎么样。陶澍受命后即赴江苏先办公事,遂去昆山,由昆山知县接待,并派人四处打听,都没有打听到归氏后裔有从文者。只打听到归氏后裔中有个叫归天于的人,是个屠夫。陶澍见此不宁,要他到县府比武,并改名玉吟,在县里给他安排了个武职小官。
   陶澍又想怎样才能去继承归氏书香,同时又不辜负皇帝之恩托。于是想为震川先生在昆山建造一所书院,一想又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,正在思绪繁纷,踌躇不定时,他手下的幕僚就向他禀报:“离昆山数十里,有个“安亭”,那里有个人叫张鉴,大家都称他张宝三,在菩提寺东建造了“归公祠”。内供奉归有光先生的画像,并在那里又创办“会文所”,召集四方文人到那里研究学习归有光文章,并常吟诗作文。”陶澍一听,为之一振。接着因赴松江阅兵之际,弯道过安亭,驻节“归公祠”召见张宝三,对张宝三建“会文所”聚文人一事进行嘉奖,并准备在这里扩建震川书院一事委托张宝三去办理。张宝三听了之后暗自高兴,但表面谦虚地回答:“小人无能为力。”陶澍说:“别急,我令四县资助。”话毕,留张鉴一同用餐,很欢乐。而与陶澍同来的官员,只能站旁相待,莫能与焉。然后陶澍急奏本道光帝。陶澍想,皇帝要我办的事,我现在已办妥了,不知皇帝满意还是不满意。道光帝看了奏本后,自然高兴,很快恩准。一个普通书院由皇帝御批这在全国恐怕仅此一所,可见它的规格之高。
   张鉴受命于巡抚之委托,全力以赴,亲自绘画安排,楼台亭阁,池石花木,假山池圹,莫不位置适宜,布局合理,令能工巧匠均吐舌为之不及者。从道光八年破土至道光十一年,历时三年竣工。竣工之日,张鉴在书院内大摆筵宴,名公显宦不远千里而来,四方来观者纷至沓来,来书院的路上行人、马车被堵塞,小小安亭万人空巷顿时拥挤,河道舟楫为塞。一时各地的墨客骚人奇才异能之士都集中到这里,有的吟诗高歌,有的挥毫作画,各献其技,萧管彻云,笙歌达旦,此亦极人生之乐事。这样的场面,不说本县当时先后建的十一所书院所没有,即使全国所有书院亦少见。由于这样的创举,使震川书院之名气已响彻华夏大地。
   书院竣工后,张宝三在书院的后院又建造私人住宅居住,便于日常照料书院。后又与官府小姐成婚,一时,衣冠杂沓,车骑喧闹,居然世家矣。不久晋升两江总督的陶澍,再以阅兵过安亭来书院,其对书院落成,见之甚喜,总算在皇上面前有个交待了。于是令张宝三以门生礼见,并带他同去阅兵,巡视海疆。凡所到之处,各地官员,见有位青衣便帽的人站在陶澍背后,不知为何人也,亦只好致礼唯敬,不敢怠慢。当是时,张宝三的声誉已闻于大江南北。
   道光十四年,时任江苏巡抚林则徐视察吴淞江时,顺道来书院:“初一日,甲子,执,吴橘生观察由上海来,嘉定令与震川书院各董事俱来迎,有国子生张鉴字吟楼者,自丙戌岁承建以至于今,始终不倦。余接见毕,即肩与登岸”(林则徐日记)可见张宝三之声望矣!“呜呼!以偏僻之乡,一书院之立而能若是此。岂张力之所能及哉?其殆天机一动,人即随之而转移。因张而识吏,因吏而解狱,解狱而得金,而构屋会文,购屋会文而但公之赏识,与陶公之委任,辗转相因,书院遂因而我立。(王德森《创建震川书院记》)”书院之成,确有诸多机遇,诸多巧合。如果缺之其一,就没有今天的震川书院。这是张宝三之功矣。
   据先人相传:张宝三是个奇人,他识字不多,常雇用一书记,平时他讲,书记录,连信件来往也是这样。但是根据他口授之文,都很得口,成理成章。与贵人游,即席飞花行令,古诗成语应对不穷。人亦翩翩无俗态,不知其未尝读书也,又豁达豪爽。当时昆山县令王应奎,以清高刚直致称,闻知张宝三的情况后,说他不过是个地方土豪。张宝三知道后,遂即赴昆山,拜见县令王应奎,王应奎见了昂首仰视,不屑一顾。宝三见之如若未知,以言辩说。张宝三只讲了几句话就打动了王应奎,即转倾倒,再认真听宝三谈论,句句在理,令王应奎折服。离别时,王应奎亲自以礼送出堂屋,并答应捐邑田七百亩,以投书院为膏火资。“人不奇王之前倨而后恭,而奇张之能使王转思为欢乐。(王德森《创建震川书院记》)”时至民国十三年冬,齐卢军阀混战以后,书院残破,此时宝三已离人世,据老人回忆:这时张宅已衰废,破屋中居住的是宝三儿媳(陈文述孙女),别人都叫他二少奶奶。闻亦能诗作文,负楚行吟。婚姜憔悴,不胜今昔之感。原来他有个儿子号拜庚,在书院内以拓书院碑帖为生,已早过世。

来源: 浏览次数:2149 次 发布时间:2014-06-17

相关新闻

  • 暂无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