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放日报:为“无人驾驶上路”点个赞

近日,两家车企研发的智能网联汽车在嘉定区博园路展开首次道路测试。此前,由上海市经信委、市公安局和市交通委联合制订的《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(试行)》(下称“管理办法”)发布,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发放。这意味着上海的自动驾驶技术开始向“大路考”进发,“无人驾驶”汽车也可以在上海某些路段合法行驶了。

今年上海两会上,曾有市人大代表直言,国内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都要前往美国加州做路测,因为国内做不了。无法实行公开道路的测试,就意味着拿不到大数据,产业难以发展。这位代表呼吁“政府作为制度供给的主体,应该加强制度供给的未来感和集成性。”

人大代表发问还不到两个月时间,上海相关部门就以实际行动给出了切实回应。

毋庸讳言,自动驾驶技术在全球依然处于“争议”状态。我国现有大部分政策法规也不能匹配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。无论是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还是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》,对于驾驶者的定义均为“人”,只有符合公安部门规定的驾驶许可条件的人,才可以申请机动车驾驶证,并须在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后依法上路。此前,百度CEO李彦宏乘坐无人驾驶汽车上北京五环就收到了交管部门开具的罚单。

自动驾驶技术汇集了包括现代通信、网络、制造、新能源等一系列的现代技术,是一个新技术的融合体。而在蓬勃而出的新技术和时显捉襟见肘的传统管理方式之间,管理者常常要面对巨大的张力。面对不断涌现的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以及由于监管和规则缺失所带来的野蛮生长乱象和监管难题,很多城市管理者都会烦恼,纠结于“管”和“放”的难以两全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是无视社会需求和新技术发展趋势,望而生畏,互相推诿,通过“不给合法地位”来躲避管理责任,或者简单以现有管理思路和刻板要求去硬套新兴业态,甚至简单粗暴地一禁了之;还是主动适应,相向而行,通过调研、试点、试错,形成经验和教训,制定法律、标准、规范、规章和制度?是管理部门一家“闭门造车”,还是多方面吸收社会力量,群策群力?不同选择,将带来迥异的结果,也折射出不同的治理水平。

值得点赞的是,上海对于自动驾驶技术,并未以“不适用现有法律法规”为由而置之不理,也没有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用“老办法”直接“管死”,而是主动跨前一步、敢闯敢试,用思想的解放和制度的创新体现出制度供给的“未来感”。对于需要快速迭代、不断向前的新经济、新产业、新技术来说,这无疑是个好消息。

针对“无人驾驶”的主动作为,也有其象征意义。进入新时代,上海肩负新的使命,也面临新的挑战。百舸争流、千帆竞发,不进则退,慢进也是退。闯与试的劲头和意识,是上海推进改革开放再出发,继续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、创新发展先行者的必需。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技术的不断进步,类似于自动驾驶这样的新技术未来肯定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。如何为这些新技术的研发、测试和商业化应用提供制度保障,并推进相关技术标准和法规制度的建立和完善,既积极鼓励创新,又稳妥防范风险,是相关部门接下来将会持续面对的问题。这不仅需要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,消除阻碍市场与创新活力的体制机制,也需要改变一切束缚创新创业创造手脚的政府管理方式。

全国第一批自动驾驶牌照,为上海各方面的改革创新提供了启示。期待接下来涌现更多的“全国之先”,也期待敢闯敢试成为更多人的思想自觉、行动自觉。


来源:《解放日报》 浏览次数:385 次 发布时间:2018-03-23